与数结缘——我与统计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2020-08-26 21:55 信息来源: 国家统计局 访问次数:2725 字体大小:

  今年是我参加工作的第7个年头,也是进入统计调查系统的第4年了。几年时间,从大学校园到社会职场,从青涩少年到成家立业,从乡镇公务员到统计调查人,缘来缘去、缘起缘灭、缘聚缘散,确实错综复杂。但与数字的缘分,却是越来越深了……

 

  与数相识:母亲的启蒙

 

  清明期间,回乡下老家扫墓,姐姐也带着一双儿女回到家中。很久没有吃到母亲用土灶做的饭菜了,母亲炒菜,姐姐打着下手,我则在灶下烧着柴火。一家人围着灶台聊生活、聊疫情、聊从前。说起两个小家伙的学习,姐姐的表情有点无奈:“他俩呀,语文科目倒还差不多,数学的差距就比较大了,哥哥做数学题都能举一反三,妹妹却总是听不懂。”母亲听着有趣,边炒菜边对着姐姐笑道:“妹妹还不是随了你呀!记得你6岁那年,我教你十个数以内的加减法,你总是懵懵懂懂的,坐在旁边的弟弟反而听懂了。”我听了不禁一怔,模糊的记忆逐渐清晰起来:儿时家中比较穷,姐姐和我都没有上过幼儿园,启蒙教育是母亲自己一点点教会的。记得那次母亲拿着自己从竹枝上折下的一把翠绿竹条,教着姐姐数字间最简单也最神奇的逻辑,“你看,这里有三根竹条,如果再放入两根,你数数有几根?”。姐姐飞快的数了一下“5根”“那3+2=?”“…不知道”“等于5”我一下说出了答案。母亲有点诧异,又接连出了几道题给我,我都一一答对,母亲开心的鼓励着我,从那之后,我常缠着母亲出数学题给我做…姐姐拍了下我肩膀,笑道:“我那个时候就再想啊,我都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呢,你小子怎么一下就听懂了,看来你还是跟数字有缘分呢。”是啊,那个时候就觉得数字真是奇妙,有着客观严谨的规律,却又充满了变化。从那以后,我便与数字结下了不解之缘。

 

  与数相知:老全的普查

 

  2014年的我还在临川区龙溪镇政府工作,作为乡镇唯一的90后公务员,平时的工作既忙且杂。那天镇统计员老全到办公室找到我,声音有点急切的问道:“小蔡,这PAD我不会用啊,你看看你会用不?”“会用,跟手机差不多。”我停下敲击键盘的动作,飞快的摆弄了一下PAD后答道。“那可太好了,我原来都是用纸质报表填报,这高科技产品我不会用,可这次要求拿它去各个商家上户登记呢,要不你来帮帮我吧,我看咱们这也就你能用的得心应手些了!”老全黝黑的脸庞有些泛红,他知道我手上的工作量。我本能的想回绝他,可看着他脸上焦急的神情又不忍心。他是镇上多年的统计员,统计业务素质很强,可年纪偏大,用手持终端确实是难为他了。“那等过几天我再陪你去行吗?”“不行!我们这次全国第三次经济普查,镇上的商家企业都要逐户登记,时间紧,任务重,耽误不起啊。我们普查是为了…”他倒豆子似的向我说起了普查的重大意义和工作量,实在拗不过他,最后我便和他一起逐户进行了普查登记。时隔多年,那年上户普查时的酸甜苦辣已渐渐忘却,但老全说的一句话却经常在我的脑海中萦绕:“你别看我们这采集的只是些数字,可是汇滴成海,这些数字汇聚起来,那可都是为国家决策提供重要支撑和参考的。” 那时便想,一个个调查上来的数字虽小,汇成数海,却有着非凡的意义。

 

  与数相伴:调查人的奉献

 

  今年是我进入统计调查系统工作的第四个年头,几年下来,我从事过劳动力调查、居民收支调查、农民工调查、无人机遥感测量等专业工作,参与过脱贫攻坚、企业复工复产、农民工返岗就业等多项调查任务。“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劳动力调查时的被拒之门外、收支调查时的反复核实追问、无人机遥感时的烈日暴晒,都愈发让我明白,真实的数字不是那么容易获取的。但统计调查人就是有这么一股子拗劲:你看,有多少统计调查人,冒着严寒酷暑,走街串巷,调查物价,力求居民消费和物价指数无误;你看,有多少统计调查人,朝与报表为伴,暮与问卷为伍,以严谨细致的精神,核实每一笔收支账,只为如实反映居民生活收支水平;你看,有多少统计调查人,顶住浮夸,杜绝造假,以认真负责的态度,去伪存真,就是追求一个实事求是。统计调查工作是忙碌、平凡、甚至枯燥的,但我始终感觉到充实、快乐、自豪,因为我愈发清晰的感受到我们“数字”部门既平凡又不平凡的职责和使命:为国统计,为民调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