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市乡村消费市场发展现状研究

发布时间:2020-05-14 17:16 信息来源: 阜阳市统计局 访问次数:3197 字体大小:

党的十九报告中指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乡村振兴过程本就蕴藏着巨大的消费市场。近年来,广大乡村市场处在没有得到有效开发的沉睡市场,有着庞大的消费人群和消费潜力,是潜在的高质量发展新动能。今后,随着乡村振兴计划的实施,乡村消费市场潜力必将剧增。因此,把握和认识我市乡村消费市场的现状与问题,有助于我们更好的启动乡村消费市场,有效拉动内需,促进经济可持续增长。

一、我市乡村消费市场发展的现状

(一)乡村消费市场缓慢发展,城乡差距拉大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各项惠农支农政策落实,我市农村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大幅增长,农村居民生活水平发生了重大变化。2018年,阜阳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1830元,比上年增长10%。收入的增加带动了乡村居民消费水平、生活质量明显提高,给乡村消费市场的兴起和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2018年,食品烟酒在农村居民家庭平均每人生活消费支出构成中仅占33.01%,而2000年这一比例高达52.5%。这说明随着可支配收入不断提高,我市农村恩格尔系数明显下降(我市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从2010年的44.9下降为2018年33)

    1、乡村消费缓慢增长,城乡消费差距拉大。2010年以来,我市乡村消费市场缓慢增长,发展明显慢于城市,差距有进一步拉大的趋势。2018年,我市城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42.8亿元,而乡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219.4亿元,城镇是乡村的3.4倍,城镇比乡村高出523.4亿元;而2017、2016年的这一差距分别为393、348亿元从常住人口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来看,乡村和城镇的差距在拉大。 从表一中可以看到,2010年我市乡村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比城镇的少9113.2元,2018年这一差距是16193.1元,图一显示,我市乡村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与城镇人均社会品销售额之间的绝对值差距在扩大。2010年以来,从全省范围的角度来看,我市乡村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与全省乡村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之间的绝对值差距也在拉大,2010年我市乡村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比全省少598元,2018年这一差距是2068.8元。

2、乡村消费结构有所改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首先,基本生活资料消费结构改善。食品消费从数量扩张到质量改善,副食品消费增加,并且基本生活消费资料更加多样化和营养化。2018年我市农村居民家庭平均每人主要消费猪牛羊肉20.4公斤,比2014年高3.6公斤,消费蛋及制品14.2公斤,比2014年高4.1公斤。其次,家庭日用品消费逐渐普及化。洗衣机、冰箱、空调、生活用汽车、家用计算机、热水器拥有量快速增长。2018年我市农村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户拥有冰箱、空调、生活用汽车、家用计算机、热水器分别为95台、64台、12辆、13台、69台,比2014年分别增加17台、31台、8辆、3台、22台。再次,服务性消费的比重增加。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的消费支出增长较快。2018年我市农村居民家庭平均每人消费支出中医疗保健的占比12.4%,2010年2018年低5.2个百分点。

(二)乡村消费水平整体偏低,差距中蕴含潜力

1.消费需求不足,能力偏低。与城市消费市场相比,我市乡村消费市场处于较低的水平。2018年,我市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生活消费支出9446.5元,仅相当于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48.2%,全省农村家庭人均生活消费支出3301.6元2010-2018年,乡村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年均增长13.2%,虽然高于同期城镇12.6%的增长幅度,但是增幅差距不大,而且总量所占份额较低,2018年,乡村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占22.8%,城镇占77.2%。农村居民的消费水平、消费结构、耐用消费品拥有量等情况均落后于城市农村消费潜力有待挖掘。

2.消费层次偏低,结构不优。农村居民崇尚节俭,消费选择方面偏向低价,消费品质量在次要考虑因素中。总体而言,当前乡村消费市场需求带有明显的低层次特征,更多的是生存性消费,而居住、衣着、交通和通信、教育文化娱乐服务等享受和发展性消费需求较低,而且产品多以低质价廉为主。2018年我市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3.0,而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1.9,食品需求占据了乡村消费市场的较大比重,但肉、蛋、鱼虾等副食品消费比例偏低;农村居民家庭平均每人消费猪牛羊肉、家禽、和鱼虾分别为20.4、7.9、7.3公斤,全省农村居民家庭的消费量3.633.723.04公斤。此外,农村消费市场不合理还体现在缺乏适销对路的产品,商品生产销售与乡村需求错位等。

3.消费潜力巨大,启动较难。2018年,乡村人口854.5万人,占全市户籍人口的79.8%,是城镇人口的3.95倍,但消费商品仅占全市的22.8%,发展潜力巨大、前景广阔。2009年,为应对金融危机,国家启动家电下乡等政策,农村消费市场潜能得到开启,政策效果较为明显,洗衣机、冰箱、彩电在农村得到较大普及,每百户拥有量与城镇差距不大,但热水器、空调、家用电脑和汽车与城镇还存在一定的差距。2018年,我市农村居民每百户热水器、空调、家用电脑和汽车拥有量分别是城镇居民拥有量的75%、38%、21.3%和43%,受收入水平限制,巨大的消费潜力难以释放。随着近年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战略的持续推进,农村家庭消费能力和消费水平已有大幅提升,只要产品定位准确,切合农村家庭实际,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潜在市场。

(三)乡村消费市场多种主体并存,发展充满活力

目前我市乡村消费市场中新旧市场多种主体同时并存,既有传统的集市,又有实体商店既有线下销售体系,又有电子商务、移动支付等新兴市场元素。物流的加速发展,交通基础设施、电力电信通信设施改善,促进了农村消费市场多元化发展,并正在成为活力四射、欣欣向荣的市场体系。

二、制约乡村消费市场发展的掣肘因素

(一)农民收入持续增收难度增大。一方面,农民收入水平偏低,增收难度大是最大的制约因素。2018年我市农村居民人居可支配收入为11829.5元,为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的39%,占全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85%。2014-2018年,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7.5%(扣除价格因素),远低于同期GDP年均增长8.2%的速度。另一方面,农村居民自我增收能力弱,持续增收难度大。虽然近些年对农业补贴力度较大,但是农村居民靠政策增收的空间有限,而且农业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抵消了部分政策性增收。当前情况下,我市农业生产产业化、市场化水平低,产品附加值低,缺乏知名品牌,农民从农产品中真正获利较少;同时农村居民文化素质不高,就业压力大,务工收入低。

(二)农村基础设施有待进一步完善。全市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数据显示,2016年我市仅有5.1%的村通天然气,40.4%的村有电子商务配送站点,60.8%的农村家庭饮用水为经过净化处理的自来水,8.4%的村生活污水集中或部分集中处理;还有2.8%的村没有通公路,28.1%的村没有安装有线电视,1.5%的村没有通宽带互联网;78.6%的乡镇没有体育场馆。农村基础设施的不完善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水、电、气等商品的消费,同时也制约着耐用消费品拥有量的进一步扩大。

(三)农村市场体系建设滞后。目前,我市乡村流通体系还存在不健全的地方,乡村集市存在“乱、小、散、脏”问题,商品集散和辐射带动能力不强。流通方式落后,集贸市场、夫妻店仍是农村食品流通的主渠道,现有的大部分农产品市场还是露天交易,交易规则不完善,交易方式落后。乡村消费市场缺乏符合农民消费特点的产品,适合农民消费层次、文化水平和农村消费环境的商品较少,缺乏刺激农民扩大消费的代表性产品。农村产品售后服务体系不健全。一般来说,产品售后服务机构主要集中在地级市或县镇,产品维修很不方便,制约了相关产品的消费增长。此外,乡村消费市场中不乏假冒伪劣商品,农村各类小商店充斥着山寨货,如康帅傅(山寨康师傅)、奥利粤(山寨奥利奥)等,以次充好,扰乱了市场秩序,损害了消费者权益。农村受客观条件限制,消费市场成熟程度相对较低,而且发展资源相对较少,只能靠内生力量培养市场主体,这个过程是缓慢的。

(四)“后顾之忧”下的观念保守限制了消费能力。农村地区公共服务水平不高,养老、医疗、就业、教育等公共服务水平不高,基础薄弱,发展滞后,“攒钱养老”仍然是大多数农村家庭的选择,这样的后顾之忧限制了农村家庭的消费能力。传统的消费观念根深蒂固,“勤俭节约”、“积累为后”、“攒钱养老”的思想普遍存在。部分消费方式不科学,消费习俗落后。在部分农村地区,婚丧嫁娶过度消费、举债消费,存在相互攀比现象,人情消费开支较大,给不少农村家庭带来较大负担,这也是导致农村居民日常消费较少的因素之一。

三、激活我市乡村消费市场的对策

要充分认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同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从统筹城乡发展、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的角度出发,不断创新思路,破解发展难题,积极开拓乡村消费市场。

(一)千方百计增加农民收入,解决有效需求不足的根源问题。收入水平低是制约乡村消费市场发展的最根本因素,增加农民收入,解决需求不足问题是我们的根本出发点,也是立足点。

1.继续加大对农业的投入力度。统筹城乡发展,加大对“水、电、路、气、房”及通信网络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提高农村的生活条件,为农民增收创造基础。增加粮食直补、良种补贴、农机具购置补贴、农资综合补贴的范围与标准。提高粮食最低收购价格,增加主要农产品储备,搞好农产品购销和调运,保持农产品价格合理水平。同时运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手段引导社会资本向乡村流入,鼓励和支持大中型企业进入农业开发领域。

2.优化农业产业结构,提升农业产业化水平。合理调整农业产业结构,通过优化农、林、牧、渔的结构,来增加农民非农产业的收入;提高初级农产品的附加值,延长农业产业链,促进农业产业化发展,大力发展名、优、特、新农产品,打造出一批品牌响、质量优、带动力强的特色农业,引领阜阳向农业强市转变。同时要促进土地合理流转,解决好小规模经营和农业规模化生产的矛盾,大力发展现代农业。

3.加快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拓展就业增收空间。2018年我市乡村常住人口有465.3万人,通过加强职业指导,技术培训,提高务工人员技能素质

(二)千方百计增加市场投入,完善农村消费市场体系

1.完善农村市场流通体系。规划建设一批农村商店与农村物流配送中心,促进农产品流通;引导大型连锁超市、农产品流通企业与农产品专业合作社对接,建立农产品直接采购基地,促进产销衔接;在农产品重点产销区建设和改造一批农产品批发市场,支持农产品批发市场进行冷链、质量安全可追溯、安全监控等实施建设;加大农村金融服务网点体系建设,完善农村消费市场支持体系。

2.切实加强农村消费市场监管。加大农村市场专项执法检查力度,切实维护农村市场秩序,突出重点商品、重点区域、重点场所,集中执法力量,深入开展专项执法检查,着力解决农村市场的突出问题。

(三)想方设法完善社会保障、转变消费观念,激活农村消费活力

1.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支持解决农民“生有所靠,老有所养,病有所医”最基本、最迫切的社会保障问题,稳定农民消费预期。提高农村地区就业、养老、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水平,免除消费后顾之忧。

2.加强宣传教育,引导改变消费观念。通过传播媒介,引导农村居民更新文化知识、思想观念和理财理念,增加发展型和享受型消费,改变不科学的消费方式,提高消费质量和生活水平。

3.优化消费结构。当前乡村消费市场上主要是一些低质价廉的商品,农民的消费水平较低,但是并不意味着农村居民对耐用消费品和高档消费品没有需求。生产企业应做好市场调查,充分了解市场需求、消费心理,生产出一批适销对路、质量可靠、功能单一、包装简单的商品。同时优化消费结构,利用金融信贷等手段,提升消费能力,强化消费行为。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