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难题解困境 借势发力获提升——对我市地域文化经济乘势发展的思考

发布时间:2020-02-10 11:05 信息来源: 阜阳市统计局 访问次数:3345 字体大小:

随着阜阳高铁时代即将到来,阜阳文化产业的发展也迎来了新的机遇,如何通过高铁建设阜阳自主文化品牌,融入长三角文化圈,并有效利用文化元素助推我市经济社会发展,是我们所面临的新的课题。

一、我市文化产业发展现状

近年来,阜阳市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文化产业整体快速扩张, 基础设施不断改善,艺术精品逐渐涌现,软实力稳步提升。

(一)单位数量快速增长

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以下简称三经普)时期认定文化单位数1952个,占单位数的5.7%;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以下简称四经普)初步认定文化单位数7121个,占总单位数的6.4%,比三经普文化单位数增长了265%;其中规上文化产业单位265个,规下文化单位6856个。三经普认定文化产业个体户数1.95万个,四经普初步认定文化个体户2.96万个,同比增长51.8%。文化产业单位数量增加明显,整体实力不断增强。

(二)消费意识不断提升

随着人们对精神娱乐生活需求的增加,文化消费日趋增长2018年我市城乡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1164元,同比去年增长13.1%,占生活消费支出的8.8%。2018年城镇居民家庭耐用文化消费品,平均每百户拥有移动电话232部,彩色电视剧122台,家用计算机13台。网络手机、大屏电视、中高档电脑、组合音响、钢琴等家庭耐用文化消费品进入居民家庭。2019年前三季度,全市城乡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989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4.4%,占城乡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的9.6%,同比增加0.2个百分点。其中城镇居民人均消费1640元,同比增长14.3%,占城镇人均生活消费支出的11.5%,同比增加0.5个百分点。

(三)集聚效应逐步显现

市委市政府通过引导文化产业的有序聚集,建设起一批特色明显、在区域内外有一定实力和影响的特色文化产业基地,形成了具有特色文化产业聚集力、辐射力和核心竞争力产业集聚区,有序扩张推进了特色文化品牌成本优势、分工合作优势、区域品牌优势。在2018年265家文化规上企业中,有太和68家发制品加工、销售公司(其中16家营收上亿),有阜南58家柳编加工、销售公司(其中9家营收上亿)。产业的集聚使得产品不断升级,人发、柳编等传统的工艺生产得到转型升级,各类文化艺术产品远销海外。

(四)基础设施基本完备

截止2018年底,我市广播覆盖率已达100%;电视人口覆盖率100%;艺术表演团体(企业、机构)1158个,国内演出场次高达314480场;博物馆7个,美术馆1个;公共图书馆9个,藏书多达155万册;建成158个乡镇(街道)文化站、23个省级农民文化乐园、1907个农家书屋、215个电子阅览室,178处公共文化服务场馆实行免费开放,公共文化体育服务网络初步建成。

(五)高铁覆盖打破壁垒

阜阳作为高铁全覆盖的交通枢纽城市,加上之前就拥有的纵横交错的铁路网和公路网,阜阳正在成为名副其实的综合交通枢纽。阜阳周边没有能与阜阳竞争的交通中心城市,故而阜阳有很强的交通辐射能力。现代化的交通区位优势为阜阳市文化产业发展提供了必需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为阜阳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及文化交流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二、我市文化产业发展阻梗

阜阳历史底蕴深厚,文化资源丰富,经济基础逐渐扎实,尤其是近年来阜阳市逐年加大对文化产业的重视,挖掘出了不少优秀的文化艺术产品,使阜阳市整体文化水平有了不小的提升。但是这些成绩的取得与全市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仍有差距,较阜阳经济发展大形势仍显滞后。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文化产品层次不高

当前我市文化市场普遍存在创意不足的现象,文化项目和产品同质化问题尤为突出。集中反映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文化产品较少,文化产品质量档次不高,文化产品附加值相对较低,在文化市场上缺乏竞争力。在2018年全市规上文化企业中,人发加工销售、柳编加工销售、印刷、家用电器销售、金银首饰销售是前五大文化产业种类。规下企业中前五类文化产业是广告制作、互联网(网吧)服务、文艺演出、室内装饰(设计)、专业性(文化、体育)团体。目前很多企业仍停留在产品经营的粗放型阶段,而从事文化创意的企业不多,无法形成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品牌产品和品牌企业,高附加值和高回报的文化产品难以大量涌现,缺乏真正具有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创新的文化产品和服务,发展后劲不足。

(二)特色元素尚待开发

全市入选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9项,省级非遗保护名录20项,市级非遗保护名录29项:如花鼓灯、嗨子戏、柳编、彩陶、刻铜等。 “中国柳编之乡”、“中国民间杂技艺术之乡”、“中国民间剪纸艺术之乡”、“中国民间书画艺术之乡”等国家部委命名的称号,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和民间艺术给阜阳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了资源优势。然而,当下我市文化产业的发展在开发传统民族文化资源方面还不充分,一些优秀的民间文化因为缺少有效的保护和宣传而面临消亡的危险。传统文化资源缺乏深入的挖掘创新和包装,如何“走出去”成了制约发展的瓶颈。

(三)资源效益转化较差

以旅游开发为例,阜阳可以说是历史底蕴深厚,旅游资源丰富。自古以来孕育了丰富的文化资源,诞生了姜尚、管仲、鲍叔牙、甘罗、吕蒙等一批历史名人,欧阳修、苏东坡、晏殊等曾在此主政,亦不乏颍上八里河风景区、阜阳生态园、阜南王家坝国家湿地公园等风景秀丽的景区。气候四季分明,旅游资源厚重,却由于缺乏整体配套规划和开发,资源整合不到位,导致文化旅游景点分散,精品线路开发不足,大旅游链、全域旅游还仅存在于概念之中。在2018年我市认定的265家规模以上的文化企业中,有旅游开发活动的公司,只有颍上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颍上县迪沟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界首市翰墨文化艺术传媒有限公司三家,其中仅颍上八里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主营收入过亿。

(四)文化产业发展后劲乏力

2018年我市投资项目用于文化类的项目不足100个,占项目投资总量不足8%。截至2019年6月底,文化投资项目数量不足80,占项目投资总数量不足7%。从全部投资项目看,2019年全市洽谈储备项目较少,1-9月在谈项目516个,同比减少28.2%;签约项目311个,同比减少8%。具体到文化投资项目更是少之又少,文化产业发展后劲严重不足。

三、破解文化发展困境的思考

(一)把握机遇发挥产业优势

高铁通车带来大量的游客是文化发展的第一手资源。深度挖掘包装我市特色文化元素,开发文化旅游、文化服务和文化消费。

——构建以欧苏文化为主流的历史传统文化产业基地,以旅游观光、休闲娱乐、国学传播、书画碑刻艺术等为主要形式,构建以地方民俗为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集聚区,充分展示城市风采。

——依托全市国家级的“中国民间剪纸之乡”、“陶瓷炼制技艺之乡”、“书画艺术之乡”、“杂技马戏艺术之乡”、“中国柳编艺术之乡”等,建立层次丰富,形势多样的民俗文化艺术中心。

——利用我市农业大市的特点,开发出如农林风景旅游,农家乐等,依托农业资源,发展旅游农业。同时将颍上八里河、颍州西湖、界首翰墨文化园、阜南王家坝国家湿地公园等多个景点串联起来,形成市内旅游一体化、区域化、联盟化,构建旅游、文化、消费一体化的机制体制,将交通优势有效转化为经济优势、文化优势。

——改造提升演艺娱乐、文化旅游、印刷包装、工艺美术等传统文化产业,加快发展动漫游戏、网络信息、创意设计、广告会展等新兴文化产业,推进文化业态创新,促进文化与科技、信息、旅游、体育、金融等产业融合发展。推动文化企业兼并重组,扶持中小微文化体育企业发展。扩大和引导文化体育消费,推动文化体育产业转型升级。

(二)传承发扬传统艺术文化

高铁使阜阳有了融入长三角的切入点,也是阜阳传统艺术文化、民间文化发扬传播的历史机遇。积极做好宣传服务工作,加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设计、推介传统工艺产品,集纳富有地方特色和品质的工艺作品,做活做强对外贸易。将传统文化以现代宣传手段相结合,以信息化和智能制造为支撑,发展多样化的时尚产品、个性化订制,以人民喜闻乐见的形式——如互联网+的方式,使阜阳的诸如梆剧、临泉的杂技等特色艺术文化形式走出阜阳,融入长三角。重点发展阜南柳编、太和发艺、阜阳剪纸、界首彩陶烧制技艺、杜氏刻铜、临泉谭笔等文化产业,进一步优化产业空间布局,突出城市与产业、文化与科技融合发展,提升文化产业聚集水平,促成文化企业的集约与集聚,做到文化与经济、社会共生共融发展。

(三)加强文化服务体系建设

《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中指出,全面实现文化发展改革的目标之一,就是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基本建成,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水平稳步提高,体现地方和民族特色的文化设施网络基本形成,公共文化供给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匹配。实现文化服务领域的社会化发展,关键在于引入市场竞争机制,探索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参与、机制灵活、政策激励的公共文化服务供给模式。改革文化市场管理体制,明确划定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创新文化市场管理制度,构建起统一开放、竞争有序、诚信守法、监管有力的现代文化市场体系,推动资源配置依据市场规则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完善覆盖市县乡三级的文化管理服务网络,加强对基层业务人员的指导,提高文化服务水平,城化产城一体,城乡统筹的发展思路。最终实现积极提升我阜阳文化基础建设,打造良好的文化氛围,打造文化元素浓郁的阜阳经济社会发展新状态。

(四)积极扶持文化企业发展

要积极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降低文化类品牌进入市场的“门槛”,扶持一批具有文化特色的中小型企业有序上规。综合运用财税政策,全力支持文化产业和文化事业发展。适当扩大财政资金在文化产业领域的投资,以保持文化产业发展政策的连续性;充分发挥文化创意促进制造业新产业、新业态、新技术、新模式发展的作用,推动传统制造向“智能型制造、服务型制造”方向发展,促进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大众型的文化娱乐行业和重点扶植的文化行业应适当减免税收;加强文化体验与旅游消费结合互动,发展文化时尚旅游、风情旅游、工业旅游、红色旅游、民俗旅游、乡村旅游等,提升传统旅游路线的文化创意内涵;完善文化产业投融资服务体系,建立文化产业投融资体制机制,拓展文化金融合作渠道,优化文化金融合作环境,促进文化创意产业和金融业全面对接,构建完善的政策服务平台,组建文化产业投资公司,对重点文化产业项目建设和大型骨干文化产业给予重点支持。

(五)强化优势人才培养积蓄

高层次领军人才和专业文化工作者是文化产业发展的中坚力量,要牢固树立文化人才资源是第一文化资源的观念。加大文化艺术高端人才和经营管理人才引进力度,打造一批高层次文化人才要重视高层次文化人才的培养和引进,抓好文化企业家、文化创作人和公共文化服务专业人才建设从而造就一批既掌握现代传媒技术、具有艺术创造力,又懂经营管理的高素质文化领军人才。坚持培养与引进并重,实施文化领军人才培养工程、青年文化英才工程,建立健全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度,发掘培养各艺术门类和流派的带头人。实施文化人才引进计划,加大文化创意、生产、经营人才尤其是高端和紧缺文化人才引进力度。选好配齐农村基层文化管理和专业人员,健全完善选拔任用、评价激励机制,做到以业聚才、以才兴业。

(六)加大政策扶持法律保障

制定科学合理的财政资金规划,在有限的资源内对文化产业发展予以适当的倾斜。重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对那些传承价值高、从业人员收入低的行业,要在政策许可的条件下予以资助。对我市文化企业,做到三个“一批”:打造一批文化产业龙头企业,以大带小,以地方特色文化品牌打开外部文化市场;指导一批较为成熟且符合条件的中小型文化企业有序上规,聚少成多,形成地方文化产业集群;储存一批文化附加值较高仍处于发展中的种子企业,多点开花,丰富我市文化产品种类,开拓新型文化发展渠道。

严格执行法律、法规和政府规章,研究制定促进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文化产业发展、文化市场管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等的具体办法和措施,建立健全遵循文化发展规律、有利于激发文化创造活力、促进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有机统一的制度规范。加强文化法制宣传,创新普法方式;加大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力度,为文化改革发展营造良好法治环境;创新知识产权保护机制,提高全社会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严厉打击盗版、侵权等非法行为;积极维护艺术民主,切实保障好人民群众的基本文化权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